首頁>專業研究

專業研究

聯系我們

廈門市湖濱南路57號金源大廈20B

400-0606-816

《工傷保險案件司法解釋》解讀

熊閩良 律師 《經理才經》雜志法律顧問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通過的《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司法解釋”)將于2014年9月1日起實施。這部司法解釋對工傷案件處理過程中存在的爭議似是而非的問題作了澄清,極大地放寬了工傷認定標準。那么,這部司法解釋對用人單位工傷的認定和工傷事故的處理究竟有哪些重要影響呢?為便于用人單位理解,加深印象,本律師基于自己的理解,簡明扼要地解讀如下:

一、 員工受傷是否屬于“醉酒或者吸毒”、“自殘或者自殺”,用人單位或保險機構說了都不算;

例:A員工大量飲酒后上班,操作機臺過程中,酒力發作誤將手臂伸入機臺被扎受傷。工傷認定機構調查中,A員工承認上班前喝酒,但不認為自己達到醉酒狀態。

《司法解釋》實施之前(以下簡稱“之前”):工傷認定機構往往以A員工屬于醉酒受傷,不認定工傷;

《司法解釋》實施后(以下簡稱“之后”):《司法解釋》第一條規定,“本人主要責任”、“醉酒或者吸毒”、“自殘或者自殺”都應以有權機構出具的認定書或法院生效裁判為準。鑒于時過境遷,事故發生時公司未申請對A員工進行酒測,醫院或公安部門均無法出具A員工當時處于醉酒狀態的認定書,因此,A員工只能被認定工傷。

二、 員工是否因工作原因受傷,用人單位或保險機構承擔舉證責任;

例:A員工系公司保安,在公司門口巡邏時,一持棍青年突然沖上前來將A打到在地,A受傷骨折。事后未拿獲行兇手,兇手行兇原因未明。

之前:無法證明A系工作原因受傷,故社會保險機構有可能不認定A為工傷;

之后:根據《司法解釋》第四條第一款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受到傷害,用人單位或者社會保險行政部門沒有證據證明是非工作原因導致的,就應當認定為工傷。兇手未擒獲,行兇原因不明,沒有證據證明A系非工作原因受傷,故應當認定為工傷。

三、 參加用人單位組織的活動受到傷害,應認定工傷。

例:B公司10周年慶,作為慶典內容之一,公司組織全體觀看電影,A員工在電影院入場時踏空摔倒受傷。

之前:社會保險部門認為觀看電影不屬于工作內容,A不屬于因工受傷,故不認定A為工傷;

之后:《司法解釋》第四條第(二)款規定“職工參加用人單位組織或者受用人單位指派參加其他單位組織的活動受到傷害的;”認定為工傷,觀看電影雖非工作原因,但屬于B公司組織的活動,故應認定A為工傷。

四、 外出辦事,遇飛來橫禍,應認定工傷。

例:A去工商局辦理營業執照變更,在途經一大樓時,被樓上掉落的托把砸中受傷。事后未找到肇事者。

之前:因A受傷發生在非工作場所,可能不被認定工傷。

之后:依照《司法解釋》第五條規定,職工受用人單位指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場所以外從事與工作職責有關的活動期間,視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款規定的“因工外出期間”。A系典型的因工外出期間受傷,故應認定A為工傷。

五、“合理時間”均可認定為“上下班時間”。

例:A晚上加班到21:00,21:30他在回家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受傷,交警部門認定A不承擔事故責任。

之前:A所在公司下午下班時間為17:30, A受傷發生21:30,屬于非正常上下半年時間,故可能不被認定工傷;

之后:《司法解釋》第六條將“上下班時間”擴大為“合理時間”,不再拘泥于公司規定的正常的上下班時間。A加班到21:00,故其回家途中21:30雖非正常上下班時間,但屬于“合理時間”,視為上下班時間。其遭遇交通事故受傷,A應被認定為工傷。

六、工作地與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線,視為“上下班途中”

例:A居住在南城,其父母居住在北城。A下班后徑直去父母家看望父母,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受傷,交警認定其本人不承擔事故責任。

之前:A去看其父母的路線與其回家的正常路線南轅北轍,不屬于“上下班途中”,故不能認定工傷;

之后:《司法解釋》第六條第二款規定,“往返于工作地與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線”視為“上下班途中”;故,A屬于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傷害,應認定工傷。

七、上下班途中順道買菜、接送孩子途中因交通事故受傷,應認定工傷。

例:每天上班時,A都騎自行車送孩子上學,孩子學校與公司同一方向,但不同路,A為此上班需要多走3公里。某日A送孩子上學途中,因交通事故受傷,本人在事故中不承擔責任。

之前:因送孩子上學與A上班不在同一路線上,故A有可能不被認定工傷;

之后:《司法解釋》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從事屬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動,且在合理時間和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視為上下班途中。拐道3公里尚屬“合理路線”,故A應被認定為工傷。

八、第三人導致的工傷,可以獲得“雙倍”賠償。

例:A上下班途中受交通事故受傷,被認定為八級傷殘。事后,A與肇事司機達成和解,獲得了肇事司機7萬元的賠償。A又向社會保險部門要求獲得工傷賠償。

之前:各地司法實踐有所差異。社會保險部門可能僅支付A工傷保險應賠付額扣除從肇事方獲得的賠償之后的差異部分,。即不支持“雙倍”賠償。

之后:根據《司法解釋》第八條規定“職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導致工傷,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以職工或者其近親屬已經對第三人提起民事訴訟為由,拒絕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經支付的醫療費用除外?!毖韻輪?,工傷職工已經獲得第三人賠償的,仍有權要求工傷保險待遇,但第三人已經支付的醫療費用除外。該規定支持因第三人原因導致的工傷,除醫療費用外,可以獲得第三人和用人單位的雙倍賠償。

鑒于《司法解釋》剛剛頒布,尚無權威機構的權威解釋,故以上解讀為個人之淺見,不排除可能存在的偏差,故僅供參考之用途。

——摘自《經理才經》2014年8月刊


獲取短網址


分享到: 

仝博咨詢專業研究,仝博咨詢,

江西快3官网: 仝博咨詢專業研究-仝博咨詢

仝博咨詢專業研究,仝博咨詢